体育课数学老师教?当体育成为新“课时” 以体育人如何破题?

广告也精彩

今年“六一”儿童节,很多学校都把体育活动作为儿童节的重头戏,体育在学校越来越受重视。上周,北京市教委发布了一份通知,要求全市中小学校每天要统一安排30分钟的大课间体育活动,也就是把一次十分钟的课间休息变成了30分钟的课间体育活动。而就在前不久的四月底,教育部发出文件,要求中小学校每天统一安排30分钟的大课间体育活动,更不要说还有很多刚性的对中小学体育课的要求。除了体育课,大课间的体育活动也来了。

体育课数学老师教?当体育成为新“课时” 以体育人如何破题?

那么,体育老师够吗?

家长高兴吗?

安全怎么保障?

一起来关注

  怎样更好的以体育人

  体育课时延长 师资、场地够用吗?

在仅有15Mx9M的场地上,一场篮球赛正式打响。一天中,三到六年级共有四场比赛进行,犹如微型篮球常规赛,炎炎夏日到来前再进行类似季后赛比赛,决出冠亚军。足球也有类似的比赛安排。

体育课数学老师教?当体育成为新“课时” 以体育人如何破题?

  △2021年6月3日,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一场篮球赛即将开打,仪式感还是要讲究的。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我们从2000年下半年就开始做了,慢慢把大课间活动延长,每天中午孩子用完餐,12点20分,基本上所有的孩子,我们鼓励要到操场上去。我们放到了下午1点,像我们所说的教会、勤练这可能好办,但是常赛可不是老师个体、家长个体能完成的。常赛就要做顶层设计,更多在比赛过程中,来去促进日常练习、技能提高。

5月24日,北京市教委发布《通知》,要求全市中小学校每天要统一安排30分钟大课间体育活动,没有体育课的当天,要安排不少于45分钟的课外体育锻炼。吴建民对这样的要求有着长期的准备和探索。

体育课数学老师教?当体育成为新“课时” 以体育人如何破题?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我的常赛是指的校内常赛,而不是说派出一个校的代表队去拿个什么名次。我们的足球联赛,每一个班里面男生队报名,女生队报名的人数,加起来快到一个班的人数了,少数几个孩子实在有些特殊情况,可以当文字小记者、摄影小记者,都有岗位。上半场上场的孩子,下半场不能上,所以说就逼着每一个孩子,要在赛场上要去参加这个比赛,这才叫常赛的价值。

体育课数学老师教?当体育成为新“课时” 以体育人如何破题?

  △吴建民常年健身,这激发着他对学校体育发展的构想。

多年来,吴建民发现学生中感冒、小胖墩小眼镜少了,而他所遇到的家长也能容忍学生活动中的磕碰,甚至骨折等意外伤情,只要及时处理家长都能理解,这都给吴建民的体育探索增加了底气。走访中记者注意到,学校一面墙上的大尺寸学生肖像格外醒目,这是一定时间内学习和体育上的双优生。

体育课数学老师教?当体育成为新“课时” 以体育人如何破题?

△墙上的光荣榜惹人注目。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如果学习成绩不行,你就不能进校队。也就是说必须要是一个良性循环,你学习要好,在体育方面也要好。我们已经要求要在一节课40分钟里面,要把本节课内容基本上要孩子们全要掌握。孩子们的作业,尽量要在学校内都要完成,不能说由于锻炼去把学业整个降低了。

体育课数学老师教?当体育成为新“课时” 以体育人如何破题?

△学生裁判,有模有样。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我们的比赛都是由老师做裁判,有时候你错判、漏判,孩子们这时候就在下边说黑哨黑哨,我觉得能不能让孩子去参与。他自己做执法者,他就更好地去理解什么叫公平公正。

在吴建民看来,体育活动完全可以对学习形成正向反馈,还能学到文化课之外的东西。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通过比赛过程中,孩子们的团队精神、团队意识培养,包括怎么样正确对待输赢,怎么样尊重规则,实际上更多是在我们心理的变化,就是两个字,身、心,一个是身体变化,一个就是心理变化。

体育课数学老师教?当体育成为新“课时” 以体育人如何破题?

  浙江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系教授 何洁:心理学里面有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叫皮亚杰,他认为儿童在认识世界的时候,更多是通过一些动作来了解世界的,来促进他全脑开发的。中小学生是处在树立人格非常重要的阶段,如果他的运动比较棒,或者他其它方面有一些才能的话,他也会变得比较有自信心,这个对他将来身心发展,肯定是有好处的。

正在测试学生跑速的老师其实是一位数学老师。吴建民发现,要满足国家越来越多对学生活动课时的硬性要求,现有的师资无法满足。

体育课数学老师教?当体育成为新“课时” 以体育人如何破题?

△数学老师兼职体育老师。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我们现在有十位体育老师,已经比别的学校要多了好多了,但是由于每个班要每天一节体育课的话,我现在每周要多出54节体育课。非体育老师,我们的数学老师、英语老师来上体育课,他们又不专业,就必须要有前期培训。像这个也只是应急的方式,更多我觉得还是要想办法找到相对专业的人员,来去教体育课。

专业体育教师是师资中的香饽饽,因体育活动付出很大,学校给其较高工资,用吴建民的话说,他们的待遇甚至比一些学校管理层还要高。除了师资,寸土寸金的学校还得解决常赛中的场地短缺问题。

体育课数学老师教?当体育成为新“课时” 以体育人如何破题?

△专业体育老师在北师大实验小学很受尊重。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校长 吴建民:像我们足球场,也就是200米田径场中间有一个小足球场。像篮球,只有两个篮球场地,还有各种年级队怎么办?所以这时候只能是优化操场边上,我设了一组篮球架,就是充分利用现有狭小空间,尽量提供一些给孩子练习、学习的条件。

眼下,他担心学生的体育活动时长,到了中学因学习而“跳水”式下跌,这让如今的体育活动更像是面向未来的体质基础储备。因此,除了硬性规定,他希望家庭、社会也参与进来,共同保证体育活动的时间。

  白岩松

如何让体育更好地走进中小学生的生活?其实还有很多的障碍需要排除,随着人们观念的改变,上体育课影响学习,慢慢就站不住脚了。但是体育活动多了,安全如何最大程度地保障,相信这也是很多学校不太热心搞很多体育项目的内在焦虑所在,也是很多家长的担心,但该怎么破题?

  体育课,如何保证安全?

一周四次,思进小学曲棍球队都会例行训练。两年前,在社会力量的支持下,这所打工子弟小学从上海聘请了专业的曲棍球教练,让孩子们得以接触这项充满趣味的运动项目。

上海女子曲棍球队退役运动员 陈巧凤:我叫陈巧凤,我之前是一名曲棍球运动员。2016年退役,现在可能是以朋友的心态去教他们,让他们换一种心态来玩曲棍球,毕竟学习已经很累了。来我这儿,我就想让他们开心就好了,就像朋友一样,有时候我又很严厉。我会告诉他们,你们在对抗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也要保护好身边小伙伴,你把他打伤了你自己心里面也很难受。

在三至六年级的小学生间开展曲棍球运动,安全风险一直让学校担心。面对实木的球棍、坚硬的球体,陈巧凤更注重专业护具的佩戴,有了护具,孩子们也能更安全地活跃在球场上。

学生家长 陈明洪:任何运动都会有一点危险的,不可能完全避免,你要做运动的话这个东西是避免不了的。但是让他长期运动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一是锻炼身体;二是团队意识、协同作战。

一方面,学生家长看到了体育活动给孩子成长带来的帮助;另一方面,家长也深知安全隐患难以避免。对此,学校除了按规定购买商业保险外,还在每位学生入学前,就主动告知家长,开展体育活动的理念和潜在安全风险。

思进小学常务副校长 汪仁真:我们在开展体育运动的过程当中,最怕的就是出现学生意外伤害,比这更怕的就是学生意外伤害出现以后,不走正规的法律途径去解决,出现“校闹”这些问题。我们拟定了一个学生体育运动风险告家长书,有这样一个告知书,主要起到的作用就是引导家长,万一发生意外伤害了首先跟学校协商,更重要的就是根据法律法规走正常的途径去解决。

思进小学鼓励学生在课间走上操场,真正地运动起来,为了减少追逐打闹可能产生的伤害,学校对老师进行了急救知识培训,并在课间轮流值守,一旦出现安全问题便能及时处理。

思进小学常务副校长 汪仁真:奔跑、相互玩耍这是完全可以的,一是因为孩子的天性;二是我们发现一个现象,以前也干过,就是把孩子放在教室里。但是我们发现很多孩子就成了小胖墩,而且包括现在很多孩子心理有问题。我们通过这种运动让孩子出汗,把一些不良情绪散发掉。

事实上,教育部曾指出,体育教学需要做到教会、勤练和常赛,思进小学的做法顺应了教育部的改革方向。无论是足球、篮球,还是更为小众的曲棍球、棍网球,学校主推此类体育运动,也是看到其趣味性和竞技性对孩子成长带来的益处。

思进小学常务副校长 汪仁真:接下来,我们可能组织曲棍球队到兰州进行全国性比赛。对于孩子来说这样一次比赛,可能比在课堂上说教,对他带来的影响大很多。这是在日常教育教学课堂上学不到的,更多是在社会实践过程当中,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他的安全,因为以前我们没有碰到过,怎么去解决,这些困难都是随着时间发展和学校发展一步步出现的。

最近,思进小学收到了今年全国青少年曲棍球锦标赛的邀请,面对这场两个月后将在兰州举行的比赛,经费来源、安全风险,对思进小学来说都是挑战。其实对大多数学校而言,安全问题也容易成为缩减非必要体育活动的理由,让风险不再成为学校开展体育活动的绊脚石,还需要进一步的制度创新,让责任方减少不必要的担忧。

浙江湖州南浔区教育局副局长 陆国强:开展体育运动之后就产生安全事故,这个我觉得还是一个伪命题。学校里面一点不搞体育运动,它也会产生安全问题。第一个还是要加强学生对安全意识的教育;第二个是给每位学生都购买了意外保险,我们从制度上是这么保证的,学校应该是没有后顾之忧的。

  白岩松

几年前在全国政协举行的双周座谈会上,针对如何更好地促进以体育人,我在发言的时候,除了全社会免费或低收费体育场地的建设之外,还特别强调了校园内由国家购买强制运动保险的建议,花不了太多钱,却能让学校和家长双双松绑,何乐而不为?就在那次发言中,我还建议,能不能国家以购买服务的方式,鼓励很多的退役运动员走进学校兼职教练或体育老师?那么到了今天,当初的这一个建议有没有落地的可能?

  体育课,如何更专业?

本周二上午,浙江南浔思进小学进行的这堂篮球体育课,或许与人们印象中的体育课有所不同,体育老师担任的只是助教的角色,承担主要教学的是一位来自南浔区篮协的专业青少年教练。

浙江省湖州市区篮球协会教练 梁仕伟:我有国家小篮球一级培训证书,还有社会三级篮球指导员证书,因为我觉得相对来说,我比他们体育老师更专业一点,我更能够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跟他对篮球的爱好,对小孩子还是以游戏为主导来引导他们。

梁教练从事青少年培训已有多年,低年级小学生大多还不太会投篮和上篮,很难体会到比赛的乐趣,因此需要教学上兼顾专业性和娱乐性。在梁教练开始任教后,篮球课再也不像从前一样枯燥无味,成了孩子们最喜欢的课程,对此有19年教龄的体育老师陈老师深有体会。

思进小学体育教研组组长 陈仿喜:以前的篮球课我就教一些比较简单的运球、运球上篮或者投篮,好像都是放羊形式。专业教练来了之后,用一种更专业的、更先进的模式来教孩子,让每个孩子都动起来,气氛是相当浓的。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