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去世仍在交作业?揭秘留学生“代上网课”业务 枪手能替学生全程出镜

广告也精彩

  2020年12月初,网名为“Lucy_intheSkywithDiamonds”(以下称Lucy)的微博网友发博称,自己是国外高校授课教师,班上的学生在11月中旬因车祸去世后仍与多名任课老师有邮件往来,并完成了小测与期末的final paper(结课论文)。这令全院老师惊恐不已,随后才得知,该学生生前找了网课代管,枪手一直在替她完成课程作业。

  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持续蔓延,不少国家也因此正常教学受影响,大多数的课程教学由线下变为线上。技术的便利虽使远程授课得以顺利进行,却难以保障屏幕后学生的出席率与课堂参与度。趁着疫情,代留学生上网课的产业悄然出现。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网课代上机构分为全包和半包两种模式,收费一千到上万不等,“只要把学校网站账号密码交给他们,就能保B争A”,甚至只要提供自己的形象照片,枪手就能代替学生全程出境。

  中介:代刷一门网课要价上万 保证拿A

  网友Lucy发博称,今年班里有个学生11月中旬的时候车祸去世了。学校教务处通知了任课老师,也在学校范围内发了邮件。“当时真的难过了好久,因为我们有过邮件往来,她也经常来上我的课(不开摄像头)。”

  但是,之后的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个学生在去世之后,还在持续不断地交作业,做小测验,以及给所有任课老师发邮件。

  “上周一她交了我这门课的final paper。这周交了几个extra credits……我们系里其他老师吓坏了。” Lucy称,此后其收到学校邮件,要协助调查,整理一份网课代管网站的名单,该网友才得知疫情期间这短短几个月,这种网课代管的产业链已经发展得极其完善。“一条龙服务,只要把学校网站账号密码交给他们,就能保B争A。”

  微博截图

  红星新闻试图联系Lucy,但对方在微博表示,自己未开放私信,也不愿再就学生找人代上网课一事发表任何看法。

  红星新闻记者在搜索引擎上检索“代上网课”,的确能找到不少代上网课的广告。广告里,大部分是自称“为海外留学生课业辅导”的教育科技公司。同时,在不少留学生交流群里也常常见到此类信息。

  “代上网课”是由代写作业、代考试发展而来,即由个人或者机构代替学生完成网课相关的学习内容,除了写作业和考试,还包括打卡出勤、小组讨论等。

  记者添加上四家网课代管机构的工作人员,对方称需要提供在读国家和学历、网课类型、网课名称、课程所需时间和所需的成绩等信息评估服务费用。对于代课枪手的背景信息,多名中介表示,自己聘请了海外知名高校的博士生,有一家官网公开显示,该公司的合作导师来自剑桥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多所名校。

  一家叫AGXX的机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定价标准是依据学生对课程成绩要求。以美国院校在读本科生为例,若要求一门课的最终成绩为A,价格则是1750美元(约11466元人民币),若只是要求不挂科,价格则是1350美元(约8845元人民币),下单的网课数量越多,享受优惠越大,若课程难度大及作业量大,会额外增加200-500美元不等的费用。

  对于枪手能否露脸上课,AGXX的工作人员表示,代课者为了保护自己的隐私都是不愿意露面的,如果需要的话,得另外加费。但该工作人员随后建议,为避免被任课老师发现,还是由学生自己出席直播课较好。

  学校:大课一般不开摄像头 小课会有出镜要求

  实际上,很多国家学校的网课并未强行要求学生上课时开启摄像头,多名在欧美留学的受访者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这一点。

  英国诺丁汉大学电气电子工程的陈同学表示,自己第一学期的大部分课程都是录播课,很少有直播课,就算有,大部分同学是“闭麦加关摄像头。”

  芝加哥大学哈里斯公共政策专业就读的单同学称,她的专业课老师要求更为宽松,“不去上课都可以,因为教授们的理念是,在这个特殊时期,需要多多体谅彼此。”

  不用在课堂上露脸,也意味着授课老师对学生的状态更难以把控。在牛津大学学习日本研究的S同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大部分课程都是线上授课,而上课时自己从不开摄像头,“因为我摄像头在屏幕下面,我的确不专心,好多课都是躺着上的。”

  就读于早稻田大学日语教育研究科一年级的卢同学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日语教育研究科每年招收的研究生很少,所以专业课的上课人数在15人左右。“因为人少,必须开摄像头,系里的老师基本能记住每个同学的脸,而且每节课老师都会抽人回答问题,我每节课都会发言。”

  在金泽大学学习日语教育的贾同学表示,“只有一门40人的课不用开摄像头,其他都是十个人左右的研讨课,必须得开摄像头。”

  教师方面也表示,如果不开摄像头,很难确定是否学生在上课。

  澳洲国立大学任教文科课程的张老师表示,她带的课并不需要视频软件,是通过网络论坛形式进行的,她在论坛里提问,学生回答,相互点评即可,“因此很难通过文字追踪到网络的另一端是谁。”她表示,在澳洲国立大学,讲座是不会记录学生的课堂参与度的,“除非有要求必须要摄像头打开,参与者对课堂内容有动态回馈。”

  北京一所知名高校的讲师张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据他了解,他认识的老师从未强制学生打开摄像头,但在20人左右的专业课上,“起码你上课的时候要(开摄像头)跟大家打个招呼,在上课过程中,如果没点到同学回答问题,则可以关闭摄像头。”至于六七十人的大课,则很难监控上课的同学是否为本人。

  进阶:全包服务 一开始就代替学生真人出镜

  但即便是要求打开摄像头,实际上老师也很难确定学生的身份。

  “硬核XX”机构的工作人员称,代上网课分为“只代课”和“全包”两种方式。前者涵盖的服务为出席网课、课程互动、回答问题、作业的查询与提交以及邮件查询与回复。一门课代上一个月收费1980元,若代上一学期则是1782元,代上的课程数量越多、时间越长,享受的折扣则越低。

  “全包”,则意味着枪手除替学生完成出席、课堂互动外,还包揽了平时作业、论文与期末测验等。“硬核XX”的工作人员表示,上课与小组讨论时,若客户需要,枪手可以开摄像头。“全包”的具体价格需根据购买者的课程大纲与作业量单独制定。

  价格表

  对于部分网课有着学生全程需开摄像头的要求,该工作人员称,枪手会从一开始就代替学生出境,并表示需要学生先提供自己的照片,“因为我们这边(导师)也不可能跟你们这边形象差很多,我们这边是不会穿帮的。”

  “硬核XX”机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代上网课是因为今年疫情才开展的。记者询问“购买服务后能否获得保障”,比如将服务内容落实到合同上,工作人员称“没法签约”。

  对方发来该机构的官网链接,表示目前“硬核XX”是市场上最大最为正规的机构,而且“在很多留学群里都能找到我们,所以不存在欺骗,因为我们也是做了很多年了。”

  记者表达对代上网课被发现的担忧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今年因疫情改为线上授课后,有很多英美的留学生找上他们,“我们这边是有(代上)网课、代考呀,不会出现问题的,因为很多人就是这样,既然我们是做这个的,就不会被发现。”

  监管:专家称难以防范代上网课 更强调学生自觉

  事实上,“网课代上”早在疫情前就已露出端倪。2018年,美国摩根州立大学副教授Leah Hollis撰文指出,美国的社区大学普遍存在学生雇用枪手代上网课的现象。

  据介绍,美国的社区大学可视为高中生进入工作或就读传统四年制本科的跳板,多为两年学制,绝大多数学校都能提供线上授课项目。项目推出本意为方便学生更好地管理自己时间,却成为学生花钱雇佣枪手代上网课的契机。

  Leah Hollis分析称,由于学业压力、机构和教师的冷漠以及高昂的学费,比起自学,学生更愿意花钱聘请枪手。对于如何监管这种现象,她提出包括跟踪学生IP地址、考试前提供签名、小组作业以视频形式提交、制定严厉的惩罚措施,如开除学籍,没收学费等举措。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代上课违反学校的教学规定,若涉及代写作业或代考,更是严重的不诚信和作弊的行为,一旦被发现,将会导致学校处分,甚至被开除劝退。“这反映出当前网课教学存在问题,很多人对于网络教育充满期待,以为网课能突破时空限制,颠覆传统教育,但实际上,网课的教学质量,以及学生通过在线教育的收获,和线下授课相比还是有所差距。”

  熊丙奇表示,对于代上网课“实际上没法进行全面的防范”,除了加强对为违规作弊行为的处罚力度外,更多的只能强调学生自身的自觉性。

  “学生必须要搞清楚自己留学的目的是什么,花了几千美金去学门课,结果却掏钱请人刷课,这是在应付谁呢?”熊丙奇称,此类行为和花钱买学分、买文凭无异。对于代上课的机构或者平台来说,提供这样的服务本质上是非法经营,有关部门应当严肃查处。

  红星新闻记者 沈杏怡 实习生 陈怡帆

  编辑 李文滔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