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跑、代课、代拿快递、代抄作业明码标价 高校“代现象”探访

广告也精彩

  泉州网1月3日讯 (记者 王丽虹 陈灵 实习生 廖艺萍 文/图)“明早12节某区男生代课一名,可以的私聊。”这是记者潜入泉州某高校“兼职代课交流”QQ群里看到的群聊内容,群内有1300多人。在泉州另一所高校的“代课群”,群公告写着:“本群的建立是为了代课、代跑、代取包裹、代买东西,无所不代。”在其他高校的类似群里,还有代上网课、代写论文,甚至有代升国旗的信息发布。

  记者暗访发现,泉州部分高校里的“代现象”背后是劳务交易,如代拿快递2元到5元,代上一节课明码标价10元,有的同学还做起“总代”发展下线。“代现象”在一些校园出现,值得深思。

  代跑、代课、代拿快递、代抄作业明码标价 高校“代现象”探

  (黄晖 绘)

  案例篇

  代跑: 为体测达标请他人顶替

  2014年7月,教育部颁布了体质健康测试的新标准——《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年修订版)》。当年,针对体测的相关问题,泉州一高校的校报对该校学生做了一次问卷调查,结果显示,63%的女生认为800米跑最令她们困扰,41%的男生为1000米跑所困扰。

  如今,新标准已执行多年,一些大学生为了体测顺利达标另辟蹊径——请人“代跑”。泉州一高校读研一的林晓颖,大学本科4年都经历了体测,她透露:“一些同学或有事,或身体不舒服,会找体能较好的同学代一下。如果认识的人里面没有帮忙跑的,可以进QQ群找人代跑,价格自行商议。”

  另一所高校的大四学生吴宇超说,他所在的学校,大一到大四情况各不相同,有“代跑”现象,但并不多,“大一大二时,在自己的体育选修班里体测,老师对自己的学生比较脸熟,代跑的就少。大三体测需要核对学生本人的一卡通,管理严格,到了大四跑步占总成绩的比重不大,只要其他几项体测成绩能使总成绩及格就可以不跑,因此除非万不得已,很少请人‘代跑’。”

  代课:公共课选修课需求多

  在高校学生中,代课有另一个说法叫“替点”,即代替点名。

  泉州一高校大二学生张宜芳说,大一时有几节公共课是大课,坐大教室,老师不大可能把学生认全。有需要请人代课,就在QQ群搜索学校名加“代课”等关键词加入群聊,在群里发布“找代课,代几节,一节多少钱,想接的私聊”。价格一般一节课15元-20元,有的甚至更低,一节10元,一次课往往两三节课连续上,总价格差不多三四十元。她还提到,选修课或者公共课这样的大课才有需求,专业课一般不需要。

  “最好是找长得像的,不然被发现后,可能会被记旷课甚至处分。”林晓颖说,有人找到“商机”,长时间关注代课群动态,发展“下线”,一见发布,自己赶不来就分配给其他人做。

  代拿快递:每次“兼职”可赚数元钱

  高校为保障学生安全,往往禁止快递员“送货上门”。有的学校允许快递站点进驻校园,有的则允许快递员送货到宿舍区域的大门口。这就存在学生宿舍离快递点有远有近的情况。

  吴宇超说,在学校,请人代拿快递有两种方式,一是点外卖时,有的商家就有帮拿快递的服务,需要备注好名字、手机号、地址和快递单号等信息,比如一家手抓饼店,取小件、中件和大件的价格分别为2元、5元和10元。另一种方式是在代课群发布代拿快递的信息,“代课群其实就是一个综合群。”

  “代拿是一种兼职,做这个兼职的同学会在微信群、QQ群发布自己的联系方式,让有需要的同学联系他。也有同学在群里发布需求。”林晓颖说,她大三和大四时,有时在外头忙很晚才回宿舍,会固定让一个学妹先把快递拿到学妹自己的宿舍,等她回来时,再让学妹送来她的宿舍,近的和小的件给1元,有时2元或3元。

  代考:大学生充当“枪手”被抓

  代考行为在泉州也曾出现,有6名大学生当“枪手”在考场被抓。2014年至2015年间,黄某、沈某、曾某、余某4名女子,委托中介张某报考福建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2016年4月,为帮助4人顺利通过考试,张某联系了某高校学生小美,让她帮忙寻找替考人员。当时,该校大二学生小丽、小英、小芳答应替考。据悉,替考人员每过一科,能获得200元报酬。张某收集了4名女生的头像后,分别制作了假身份证等发给4名女生。

  2016年4月17日下午,4名女生在市区一所中学考场,参加工程建设监理课程考试,她们在持作弊器和假身份证考试时,被监考人员发现。案发后,张某因涉嫌犯组织考试作弊罪等被提起公诉。据张某交代,他每科考试收受黄某等人3000元至4000元不等,但仅仅给小美等人200元的报酬。此案经警方层层追查,共抓获14名犯罪嫌疑人。其中有6名大学生涉嫌犯代替考试罪。

  泉州某高校的代课群页面,有的需要付费入群。

  泉州某高校的代课群页面,有的需要付费入群。

  暗访篇

  入群需报学号或付费 群内活跃度高反应快

  近日,记者尝试在QQ上搜索高校名加“代课”关键词找群,搜索到一些高校代课和兼职群。有的群申请加入需要支付费用,也有不需要付费的群,但需要提交真实姓名或学院和学号。

  记者以学生的身份付费进入了3个不同的高校“代课”群,其中一个群的成员多达1300多人,另外两个群分别有500多人和100多人。进群后,记者发现3个群内发布信息的人不少,不仅有人发布兼职、实习岗位等信息,还有一些人发布代写论文、代抄作业、代看网课、代听讲座、代替点名等信息。广告描述简洁明了,如“代手工代看网课,低价高质,绝无不良,成绩98以上,组团更优惠,可看后付款(支持单独考试)”。

  也有需求者发布信息,他们通常会写明要求,详情可加QQ或微信号私聊。记者在一个群里看到,有人发布“找女生代课(五人),15号听讲座:心理健康讲座;16号讲座:校友分享讲(可以只听一天也可以听两天),70元/一次讲座,微信:152×××”;还有人发布“抄作业兼职,一份作业50块,照着抄就可以,女生,字迹稍微好一些,大概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着急,微信联系zh×××”。甚至有同学发布找人代升国旗,一次25元。活跃群往往反应迅速,一名网友发布了“今晚某区某栋宿舍查铺替点2个,有意私聊”,仅过了5分钟,她就发了“已接”两字,代表已有人接她的单。

  代看网课8元包考试 代写毕业论文1350元

  在500多人的高校兼职群中,记者看到有人发布了这样一条信息:“专业代写各类本科、研究生论文,毕业设计,论文修改,现在写有优惠,不写可以加,留作备用,另招校园代理。欢迎各位童鞋砸单!联系QQ:285×××,另招各专业优秀写手。”随后,记者以学生的身份向其咨询价格。对方先问了题目和字数,后根据记者提供的题目和1.5万字需求,报价“1350元包修改,先付30%订金,论文写好付清尾款”。之后,记者又询问了另一个“商家”,对方报价500元。

  记者在另一个群里发布了找人代上第二天某个公共课的信息,七八分钟后,群里一位同学便私聊记者询价。之后记者了解到,一般每节课10元到30元不等。随后,记者与一位号称“代上网课”的同学取得联系。他称“15元一门包考试,是看学习通还是知到?”记者回答“学习通”后,他让记者发账号和密码给他。当记者称“有人报价更低”时,对方迅速降低价格到“8元一门”。

  在QQ搜索高校名加“代课”关键词,可搜出不少代课群。

  在QQ搜索高校名加“代课”关键词,可搜出不少代课群。

  观点篇

  代拿快递、外卖——

  支招 找人代拿便利生活 兼职赚钱是合法酬劳

  “较早时,学校和快递站点可能没有谈好,学生必须到较远的地方拿快递。后来有快递点进驻学校,但有的宿舍离快递点较远,因此代拿快递的现象长期存在,有同学靠这份‘兼职’多少赚点生活费。”林晓颖说,学校从学生安全角度出发不让“送货上门”,禁止外来人员进宿舍楼,她理解支持,但如果将快递点和外卖小哥拒绝在外,对学生来说就太不方便了。“随着网络的普及,大学生网购和点外卖量增多,是这个时代必然的发展结果,她希望学校能多站在学生的角度考虑,探讨既有利于安全管理又在一定程度上方便学生生活的方法。”

  “虽然生活费是父母给的,但大学生拥有生活费的使用权,当有其他事情占用了时间,而另外一件事情无法处理时,用劳务付费的方式去解决未尝不可。”华侨大学通识教育学院副教授肖北婴对大学生找人代拿快递、外卖的行为,持支持态度。福州大学社会系主任、教授甘满堂也认为,学生以代拿快递为兼职,是贡献劳动后,获取的合法酬劳。

  反对 父母给的钱不应乱花 商业氛围浓不利学习

  儿子在泉州某高校念大三的刘先生,听说大学生花钱请别人拿快递,他却不是很理解。“一点路都不愿意走,把家长给的钱花在这种事情上,太浪费了。”他说,学生找人代拿的钱是父母出的,不应该这样花掉,而且校园里商业氛围浓厚,也不利于人才培养。

  代跑、代课——

  支持:体测统一标准“一刀切”

  体重140多斤、身高150厘米的高岚岚是泉州某高校的一名大二学生,由于从小就比较胖,她的体育成绩一直较差,对于每年体测要考的800米跑,她觉得是一种“折磨”。她说,“自己体能实在太差,感觉再怎么练也难以达标,找代跑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体测的项目可以更灵活一些,而不是统一标准。”

  曾经找别人代上公共课的孙志成表示,有些公共课十分枯燥,听了昏昏欲睡,与其人在课堂心不在,不如找人代替自己去上课。他可以把上课的时间用来做其他事情,比如兼职、看书等。

  反对:应对投机取巧行为说不

  市民梁先生的女儿在福州某高校读大三,对于代跑、代课等行为,他持坚决反对的态度。他也告诫女儿,国家之所以要考体测,就是为了让大学生们强身健体,增强体魄,如果找人代跑,体测也就失去了本来的意义,学生也失去了增强体能的契机。

  肖教授表示,这种行为不可取,是一种不诚信的行为,应该杜绝此类行为。“大学课程设置,总体是科学、专业和有针对性的,是按照人才培养的规格来设置课程的。个别学生以课程无聊为借口,找人代课后,自己在宿舍睡懒觉或玩游戏,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代跑和代课都是违纪行为,”甘教授也表示,有的学生纯粹是懒惰,过分放纵自己而不去上课,有的学生则不管课程是否有趣,而是秉承功利主义,认为这门课对自己没用就不去。“大学不是一个只培养职业技能的地方,所有的课程都是潜移默化地产生影响,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

  对此,肖教授建议,假如一个班级里,只有少部分人认为一个课程无聊,那么学生应该从自身找问题,假如大部分人都认为课程无趣或听不懂,也可以以班级名义,一起联名向学校反映,学校会具体调查,并作出调整。

  “其实,代跑和代课都是投机取巧的行为,大学有了这个习惯,今后步入社会可能缺乏对规则的敬畏心。”因此,甘教授建议,在大学阶段就应该防微杜渐。一方面,学生应自觉遵守校纪校规,如果确实有事无法到堂上课,可按正规程序请假,老师并不是不能理解。另一方面,校方可采取“刷脸”等方式加强考勤,还可以新增针对此类行为的规章制度,明确一旦发现代课等行为会采取什么样的处罚措施。同时,家长和社会也要加强正面宣传和引导。

  代考、代写论文——

  反对: 花钱“走捷径”伤害他人利益

  “代考、代写论文的行为,是一种非正义的、对其他认真备考和认真写论文的同学不公平的行为。”林晓颖认为,尤其是关系到学生未来的、考上和考不上对应不同人生道路的考试,大家都是拼命在准备,而那些花钱企图“走捷径”的人,不仅伤害到其他同学的利益,也对自己和代考的同学不利,毕竟一旦被抓到,断送的是两个人的前程。

  “教育部颁布的《高等学校学生行为准则》中明确规定,大学生必须遵守宪法、法律法规,遵守校纪校规;遵从学术规范,恪守学术道德,不作弊,不剽窃。”泉州某高校不愿具名的行政人员表示,对此类行为,学校的校章校纪也有明确的违纪处分规定,一经发现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律师:“代考”是违法行为

  对于代考行为,福建泉中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倩雯表示,刑法有相关的规定,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属于违法行为,将面临刑事处罚。国家考试包括高考、自学考试、公务员考试、司法考试、职称考试、研究生考试等。此外,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她提醒广大学生,比考试更重要的是做人,比分数更重要的是人品,不要一时糊涂,酿成终身遗憾,诚信考试,更要诚信做人。

  专家:学校应设立举报制度

  “针对找人代写论文的行为,这就考验指导老师、答辩组老师们的判断力了,指导老师要加强指导,答辩组老师们要加强把关。”肖教授认为,代写论文行为要坚决予以批评,要加强诚信校风学风建设,培育大学生的诚信品格。高校自身需进一步规范考试、论文过程管理,设立举报制度,查处结果和毕业就业等形成联动。

  (注:文中大学生姓名均为化名)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