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刷网课业务“入侵”高校 花钱就能拿高分

广告也精彩

  每到新学期初选课和期末考试的节点,“专业代看网课、包考试、分数95 ”“慕课代刷”的广告就会在校内的相关QQ群里刷屏。大学生只需要花一二十块钱,就能享受“代刷”的一条龙服务,从上课到考试全程不用管,就能轻松拿到高分。

  目前,我国上线慕课数量已达5000门,总量居世界第一,来自高校和社会的选学人数突破7000万人次,逾1100万人次大学生获得慕课学分。

  “刷课”产业链

  每学期在线课程开课和结课期间,都是张林(化名)业务最忙的时候,有不少同学会在此时找他“刷课”。

  作为武汉市某高校负责刷课平台的一级学生代理,张林告诉记者,伴随着在线课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网课教学早已成为高校的“标配”。为了拿到校内刷课业务的“大头”,他注册了八九个刷课平台账号,“几乎可以覆盖市面上所有的刷课平台”。

  这些刷课平台直通全国80%高校的不同在线课程平台;此外,针对少数监管较严的在线课程教育平台,有的刷课平台还会单独开发软件

  尽管大多数刷课广告打着“纯手工刷课”的名头,但张林透露,“不存在纯手工,太耗时了”。

  他介绍,通常刷课平台是利用软件或网站把客户的账号和密码录入系统,让视频呈倍速播放。“安全”点的平台,会专门在一个机房里挂机,这样网课平台不容易发现异常,账号也不会被冻结。

  刷课平台的运营者,会将刷课权限进行二次转卖。类似张林这样的一级代理凭借手中掌握的刷课平台权限,就能够将高校里的各大在线课程平台“一网打尽”。

  刷课“旺季”时,张林每天能接到五六百单,单价维持在10元至15元,除去交给刷课平台的成本,一级代理日赚5000元不在话下。“到了在线课程选课后、结课前这些刷课的‘淡季’,一天能接10单我就满意了”。

  “要入行,就得给上级代理送钱,让他们帮忙推荐刷课平台的开发者,并从他们手里拿到权限,这样给的成本价就特别低。”在张林接触到的刷课平台中,一级代理分三个档次:给刷课平台充值1000元、5000元、1万元。充值的金额越大,刷课的成本就越低,利润也越大,刷课的安全性越高,越不容易被在线课程教育平台发现。

  新事物有待强监管

  针对大学生线上课程“刷课”现象,湖北校媒日前面向部分高校百名大学生随机做了一项问卷调查,所在院校开设了线上课程的74人中,有66%的大学生表示会通过“朋友介绍刷课平台、淘宝上搜索购买、高校供需撮合平台QQ群、挂机”等方法进行刷课。

  “在线教育平台提供视频,但很多人就是懒,宁愿刷剧、打游戏、兼职,也不愿意好好上在线课程。”兼职“从业”一个月来,杨黎深有感触,刷课业务正是利用了高校学生这一心理才发展起来的。

  对于网络课程“刷课”现象,湖北某省属高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团委书记认为,在线课程这一新型教学方式处在发展初期阶段,由于技术的不成熟必然会出现诸如此类的灰色经济,而这也对网课平台和学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应该从技术和校园管理两方面对学生在线课程的学习做好监督工作,加强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教育新模式。

  对技术上的监管,杨黎也提到,“或许在线课程上采用指纹录入、人脸识别等方式,同时监测好视频的播放速度、IP来源等,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一现象”。

  然而对高校层面的监管,张林却不以为然,“一般的老师就算知道也懒得管,只有引起学校领导重视了才会管一管”。至于网课平台方面,他表示,“就算网课平台再怎么检测,软件开发者总有办法绕过检测,网课抓得再严也有办法克服”。

  “前段时间网课平台进行过几次检测并冻结了异常账号,现在也消停了。”而张林的客户在上一场“风波”中并未受到什么影响,“检测来了,我就花成本,把单子导入到最稳的平台,虽然成本高了点,不过不会出问题”。

  事实上,近两年来,临沂大学、广西大学、贵州中医药大学、天津理工大学等国内众多高校纷纷加强了对“刷课”这一网络课程不良学习行为的管理。

  综合新华社、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李显杰 )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网课助手 发表于 2021-04-01 1:02:34。
转载请注明:代刷网课业务“入侵”高校 花钱就能拿高分 | 网课助手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