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爸爸眼中的网课乱象:孩子垮了,家长疯了,老师的抖音火了

广告也精彩

  各地开学再次搁浅,多省出台了延期开学的的政策,仅有的日期也是以“不早于X月X日”进行的公示:

  陪孩子上了一个月的“线上课”,昨天忍不住问了班主任“四月是否可以入学上课?”老师的回答果然还是:“不知道!”

  直到最近看了两篇公众号文章《网课23天,12岁男孩跳楼自杀……》、《因没手机上网课,那个14岁的女孩决定去死…》时,我,终于,再也忍不下去了……

  ******准备吐槽一吨的分割线******

  大道理谁都会讲,但是真要做到感同身受,先得身受了才行,我来讲讲一个正在被虐的爸爸的经历吧——

  我是一个5岁男宝的家长,所在的城市属于四线,当地普通基层员工的收入是2500—3000元/月,孩子上的是一所私立幼儿园,每年学费12000元。

  从孩子上了中班开始,学校就开始安排父母每天晚上陪孩子进行绘本阅读,还要用某个APP打卡。

  忙了一天工作的家长,睡前要再扮演一次老师;在学校学了一天的孩子,回到家睡前还要再拿起绘本,双方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面对强求的父母,孩子心理有多少的不服气?面对反抗的孩子,父母又能有多好的耐性?

  幼儿园宣布延期开学后,老师每天就开始在APP中布置任务,至少有写字、背诵、阅读三大项。

  没错,这就是网课正式来临之前,我们跟孩子的首轮“交锋”。任务看似不多,但已经让双方都到了崩溃的边缘。

  孩子的不配合,开始妈妈还能劝导,但是长时间的对峙无效后,就会上升到后面的“语言攻击”甚至是“武力冲突”……

  而学校的老师们,只需要每天给APP里发反馈的孩子们,点几个赞就OK了。

  到了3月1日,很多家长抱着仅有的一丝期望,想尽早结束这样的家庭生活,但事与愿违。学校通知所有家长,到幼儿园现场领取这个学期的书本,而几乎一半的家长还被封闭在其他城市或者乡镇,领书的时间只限一天。从3月2号开始,学校正式开启了“网课”模式,没错,一个幼儿园的中班,开网课了!这是网课期间一个幼儿园家长的一天,如果是小学或者初中生,我相信忙碌程度和战争级别是另一个段位。“老师干了主播的活,家长干了助教的活”,这是时下比较流行的话术,也是不争的事实。从我们这里的情况来看,老师一般是自己先开一个抖音号,里面全部是教学内容,大多是从其他途径扒来的课程视频,然后每天以抖音视频的形式,发到家长群里布置作业。比如“让孩子做一个跟视频一模一样的手工”,“让孩子跟着视频背唐诗”,一方面是在布置作业,另一方面也给自己的视频增加了流量,提升了个人知名度。一个家长群能替老师养活一个抖音号,这骚操作你服气么?家长辅导作业到吐血,老师却“借船出海”刷抖音,并时刻关注点赞量和粉丝数。视频往群里一丢,然后来几句:“XX小朋友很棒哦,XXX表现的很不错哦,我们XXX班的小朋友都很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们这样想:如果按900元/月计算,每个孩子每天的教育成本是30元,通常开设网课群里算上小朋友的回复,每天预计有500条左右,老师最多能说50句话。这么算下来,一个老师群里每说1句话就是0.6元/人,一个班30个学生,一句话就能收18元,50句话就是900元/天……那些没来上课的学生怎么办呢?不好意思,你听不听,费已经收了,肯定是不退。各位家长,看见“主播”这么赚钱,眼红不?看见“主播”这么赚你的钱,气人不?现在的父母大多都是80后,这代人身上有特定的时代背景,经历过体罚式教育的高峰阶段、感受过因家境困难被迫放弃个人爱好和梦想的无奈、体验过《古惑仔》入侵校园文化后欺凌事件的疯狂……这代的人求学经历有太多的伤,更有太多的痛。所以,到了他们拥有自己的孩子的时候,生怕孩子们在学校受欺负,被老师歧视、被同学看不起,更不想因为家里没钱耽搁了孩子发展特长的机会。但是,尽管家长如此的小心翼翼,努力跟随孩子学习的脚步,依然架不住学校的各种狠招——小学生让做PPT、甚至是Flash动画,让家长用各种奇葩的材料做手工、打印一摞摞的试题……家长在家做不完还要把试题带到公司做。就这,都防不住班主任在家长群里阴阳怪气、冷嘲热讽的表扬这个、批评那个。家长苦心维系的自己和孩子的脸面,一不小心就全部破灭。你说中小学要“停课不停学”可以理解,毕竟这涉及考试,牵一发而动全身。请问一个幼儿园跟着起什么哄?我弱弱分析了一下,无非是——这样一来,家长自然成了买单的冤大头。网购商品,商品有用户使用评价;送外卖,外卖小哥有差评考核……为啥这网课,我们作为消费和使用主体的家长就不能参与评价呢?这种只负责教不负责收集意见的网课,和只负责卖东西不负责售后的商家有什么区别?这种网课的背后,是对家长的不尊重,是对孩子的不负责。我也知道“家长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我也想“回炉再造”,但“陪伴”这两个字,现在堂而皇之的成了学校和老师推卸责任的合理借口。家长扭曲心态的背后,是这越改越乱、越减越重的教育体制和考核标准。孩子敢跳楼、家长就敢跳河,能同时把大人和小孩都逼疯,这股力量得有多强大……如果说孩子因为学业繁重作出了极端行为是抗压能力太弱的表现,那么成年的过激反应,应该能暴露更深层次的问题。教育本质上属于服务行业,但目前我们这些家长感知的依然是:家长服从老师、老师服从校长、校长服从董事会、董事会服从教委”的传统金字塔模式。这是典型的“管理”体系构架,而真正的服务型构架,是要将三角形倒过来的。在这篇吐槽文的最后,我只想给学校幼儿园等教育行业提一个小建议:有开发各类app的功夫,能否激活一下校长热线、优化一下家长的反馈渠道?对家长广开言路,及时问责追踪,把每个家庭的话语权和投票权还给他们,家校关系、师生关系、亲子关系会更美好。

  一位爸爸眼中的网课乱象:孩子垮了,家长疯了,老师的抖音火了

广告也精彩
广告也精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